此生致力于傻白甜

写文重口味,无节操,无下限,狗血,天雷滚滚

【靖苏】关于恋人之间那些一起看鬼片的不得不说事

关于脑洞大开的那些事!肉沫!

别被开头给骗了!

这是甜甜甜文!

独立是件好事,在生活中,一个不独立的人是无法独当一面,无法在激烈的现代社会生存,无法……以下省略10086字。总之,萧景琰可以以独立的必要性为主题写一篇论文。

写论文嘛,仅仅理论是不够的,还要有例子!而梅长苏无疑是这方面的佼佼者。梅长苏是个独立的人,萧景琰曾经表示对此很是满意,无论在哪,一个面面周到不用麻烦到别人的人总是让人心情愉悦的。

有一次,梅长苏晚上给学生上完课后没带伞,雨下得又大,他就打算等雨停再走,谁知道这雨下了足足将近一个小时还没完,眼看路上都开始积水了,他不得已冒雨回宿舍。雨天路滑,加上他走的又急,一不小心就摔了一跤。回到宿舍后,他迅速做了防护措施,但他高估了自己的体质。当晚,他病倒了。这一病来势冲冲,他住院了。而萧景琰那段时间刚接手公司,忙于整顿,于是,等他知道梅长苏病了的时候,梅长苏已经出院了。

梅长苏这个体质废的人把自己搞进了医院,又一个人办理好各种手续,一个人住院,一个人出院。期间蔺晨专门到医院探望时,狠狠地嘲笑他,然后建议他转院到自家琅琊阁的总统套房,梅长苏很是感动,于是他拒绝了。除此之外,霓凰、甄平、黎纲等人都表示自己可以留在医院照顾梅长苏,梅长苏异常感动,然后他通通拒绝了。只有小飞流一个人离不开苏哥哥,被勉强留下了。

这人忙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上,哪有时间顾得了那么多。萧景琰不知道曾经的盟友生病很正常的。好吧,本来是很正常,但关键是,现在,萧景琰的男票是梅长苏。于是,大水牛开始方了。

母亲,你说,小殊把他会不会怪我没有早点认出来啊。

傻孩子,小殊怎会怪你呢。

可素……

哎呦,景琰你怎么哭了?

霓凰,为什么我是最后一个知道小殊身份的人?

因为你蠢呗!

然后萧景琰又开始掉金豆豆了(大雾)。

……

没人能明白大水牛的苦,除了鸽主。

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小飞流到厨房偷吃甜瓜的时候,一不小心发现大水牛边喝酒边哭(大雾),他在心里暗暗记下了这件事,然后隔天告诉了蔺晨哥哥。

蔺晨是个热心的人。这种八卦他怎么可能放过!不,为了长苏,我一定要当萧景琰的知心哥哥!

于是,在知心哥哥蔺晨的追问下,大水牛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还是知心哥哥有经验。当萧景琰问,素不素小殊怪我没早点认出他来时,蔺晨嘴角一上扬,嘲讽道,哎呦你早八百年干啥去了,现在才来纠结这个问题,长苏要是能怪你,他还能跟你在一起!

大水牛哽咽着声音(大雾)继续问道,可是小殊都不告诉我他生病了!

搞了半天原来你纠结的是这个。蔺晨暗暗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于是,他迅速摆起了个笑脸,好心好意地给萧景琰讲道理摆事实。

你还不了解长苏这个人,这些年他习惯了自己一个背负那些东西,久而久之他就不懂得该怎么依靠别人啦!

那……我要怎么做?

……蔺晨想了想,提议道,要不?你陪他一起看鬼片?他怕了自然就会——嘿嘿嘿,然后你再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萧景琰红着脸点了点头。(大雾)

于是,就有了此文。

♡♡♡♡♡♡♡♡♡♡♡♡♡♡♡♡♡♡♡♡♡

这天晚上,梅长苏洗完澡后,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走到客厅发现萧景琰坐在液晶视屏前不知捣鼓些啥。他走进一看,正在擦头发的手停住了。哟,一堆的碟子,什么《午夜凶铃》《咒怨》《死神来了》,种类齐全,一看就知道是蔺晨那家伙的手笔。

怎么突然想起来看鬼片了。

呃——战、英推荐的!

梅长苏一挑眉,心想,戚猛还差不多。不过景琰不知道我知道这些片子都是蔺晨的吧。

小殊! 萧景琰拿了几块碟子,眼巴巴地看着梅长苏,我们一起看吧!

梅长苏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你要看那个?! 萧景琰兴奋地问。

梅长苏盯着碟子看了几分钟,然后指了指封面最不可怕的《supernatural》。

然后萧景琰高兴地转过身放碟子去了。

梅长苏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忙来忙去。

黑暗中,液晶大屏幕正放映这《supernatural》的第一集——白衣女人。

萧景琰刚刚拿过梅长苏的毛巾,现在正在帮他擦头发和按摩头部。 微弱的光线下, 他垂下眸子,看着梅长苏正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长长的睫毛不时地一动一动的,偶尔还抽了抽鼻子,只觉得心脏都要被萌化了。

他抬头看了眼屏幕,视频里正放到温切斯特的弟弟Sam跟穿着白衣的女鬼搏斗,他皱了皱眉头,不明白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有什么好怕的,蔺晨那家伙怎么给了这样一部片子。

因为《supernatural》是美剧,季数挺多的,看完一集又一集。看到第二集《温迪戈雪怪》时,梅长苏进行点评了,从拍摄角度到拍摄手法,配乐到演员的表现,剧情到剧组,从头到尾,从优点到缺点,全都分析了一遍。

相信每个人都知道,一旦开启追剧模式,那是无论如何都停不下来的啊!详情请参考《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时光》。

到第六集的时候,萧景琰已经昏昏欲睡了,于是梅长苏停下了点评,推了推萧景琰,说,

困了就睡觉吧。

啊,萧景琰打了个哈欠,那你还要看吗?

不了,我上个厕所也一起睡了。

那好吧,我去关掉,你去吧。

那个,你不上厕所吗?

嗯?萧景琰有些意外,这跟他上不上厕所有什么关系。不过他睡前确实要上一次厕所。于是他点了点头。

要啊。

那我陪你吧。

咦?陪我?虽然感到有点奇怪萧景琰还是点了点头。小殊的话无论什么都是要答应的。

等上完了厕所,刷牙洗脸,到床上躺着的时候,萧景琰后知后觉地觉得今晚的梅长苏话特别多。

于是,他一把抱紧背对着自己紧靠着的梅长苏,压低声音在梅长苏的耳边说,

长苏,你该不会是?

什么都不是! 梅长苏立即反驳。

黑暗中,萧景琰勾起了嘴角,

哦,不是什么。

梅长苏死死地埋在萧景琰的胸膛紧闭着双唇,只觉得自己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许久没等到回应,萧景琰不禁笑出声。感受到萧景琰的胸膛一颤一颤的,和耳边低沉的笑声,梅长苏只觉得耳朵的温度异常高。

萧景琰把梅长苏从胸口挖出来,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把梅长苏羞愤不已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他叹了口气,亲了亲梅长苏的额头,然后这次换成他把头埋进了梅长苏的胸口,闷闷地发声,

你总是这样子,就算害怕也装作若无其事。有什么事都不告诉,你生病住院我都是最后一个知道!

梅长苏沉默着,抬起手摸了摸萧景琰的头。

我习惯了一个人做好这些事,没想到居然让你这么不安。说完,便苦笑起来。

萧景琰一个翻身,撑着手肘,看着身下地梅长苏,眯了眯双眼。

竟然让我如此不安,该怎么惩罚你好呢?

梅长苏呆呆地看着身上的萧景琰,好似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很沮丧的大水牛突然一下子变得邪魅狂狷起来。

萧景琰抬起手抚摸梅长苏的嘴角,然后低下头,伸出舌尖舔着梅长苏的睫毛,一路往下,轻咬了一下梅长苏的鼻尖,惹得身下人惊呼了一生,趁着他张开了双唇的空隙,狡猾的舌头一举攻下,贪婪地扫过贝齿,勾起另一个人的软舌,伸到一个更深的地方。同时,双手也没空着,伸进梅长苏松垮的睡衣,抚摸着滑腻的肌肤。

一吻下来,梅长苏几乎要喘不过气,唾液因长时间合不拢嘴流了出来,他抗拒地推了推萧景琰的胸膛。

萧景琰放过了他的嘴唇,转移阵地,在梅长苏的小小的喉结处留下一吻,咬开他的衣领,舔上左胸膛的小红豆。

以下省略三千字!

这一晚,梅长苏暗暗地在心里发誓,暑假一定要带飞流到国外旅游!

至于那些剩下的影片,大水牛表示,这世上任何让小殊害怕的东西都要消灭掉!

蔺晨抱着珍藏的碟子的尸体大哭,唯一逃过一劫的是《supernatural》。

大家都懂的,剧怎么能追到一半就停呢!那必须追完!而且鬼片让人害怕的同时又让人欲罢不能。看着梅长苏明明一脸害怕又死命要看下去,萧景琰只能抱着瑟瑟发抖的小殊陪他一起看,一边给蔺晨记上一笔。

PS:

昨晚脑洞大开,写文写到现在,太晚了就不开车了!
此文借鉴了一赤黑文的梗。

【靖苏】童养媳 三、夜访 (上)

金陵城里最不乏八卦这种东西了,靖王娶妻风波因没有下文渐渐被百姓遗忘,。当然,除了时间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另一个大八卦新鲜出炉了。

最近,酒楼里说书的先生磨得嘴皮子都快破了,可观众还是乐此不疲。能让长期处于娱乐前线的金陵百姓如此津津乐道的八卦,那必须是猛料!又黄又暴,啊,不,比起那些捕风捉影的,这次的可是有真材实料的!详情请听妙音坊的宫羽姑娘燕唱,十三先生谱写的——《八一八睿津的那些不得不说的基情》!起初,大家也只是笑一笑就过去了,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人透露,今天看到谢家大公子和言家公子哥在大街上拉拉扯扯,最后言家公子哥被谢家大公子扛上肩膀带走,紧接着,陆续有人出来证言。如今,隔三几天就有人看见两人在酒楼吃饭,言家公子哥闹起了变扭,谢家大公子各种安慰。日子一长,金陵百姓纷纷表示,巡防营是吧,这里有人虐狗,快点把这对狗男男送入洞房。

萧景琰因为府上的亲兵,难得地跟上了金陵百姓的八卦潮流。见事件平息,他是真的松了一口气,上次在太皇太后那简直要被长辈们吓出翔,不,是不敢苟同她们的观点。梅家小苏长得再可爱那也还是个婴孩,究竟是有多么丧心病狂才会想让一个不足周岁的婴孩当本王的王妃。

他这个人有个特点,越是胡思乱想是表情越是严肃,这只有与之亲近的人才清楚,不巧的是,熟知他性情的列战英因为上一次的事情被罚扫马厩,到现在还没回来。这段时间跟在他身边的是 一无名府兵。

无名小兵在靖王殿下的身后站着,后背越绷越紧。

殿下,您还要在门口站多久?

梅府 大门前

梅府的大门紧闭着,门内隐隐透出丝丝烛火。

萧景琰已在此处站了将近一刻钟。今天是梅家小苏的百日宴,这个万众瞩目备受宠爱的小家伙的百日宴排场自是极大。白天,梅府宾客来来往往,热闹非凡。

不过,靖王殿下此时也只敢在这烛火珊珊的时刻拜访。 近来朝廷上的风云人物靖王殿下这一次没有收到来自梅府的邀请函。换句话来说,他碰壁了。

于是,寒风中,靖王殿下只能寂寥地站在别人家的门口纠结该怎么进去了。

突然,他猛的看向街口,身后的亲兵瞬时警觉起来。 只听见由远及近,马车驶过石板路的辘辘声逐渐清晰,不一会,一辆朴实的马车出现在视线,停在了梅府的门口。

马车内的人掀开帷幕,出现了一位面容清俊的男子,身姿挺拔,双眸如同燃烧着熊熊烈火,迥然有神。①原来冷傲的表情看到马车下的萧景琰立马柔和下来。

“景琰。”男子亲切地呼唤。

“见过皇兄。”萧景琰左掌抚托右掌背平叠,掌心朝内,拇指相扣,两手合抱,行了个揖礼。②

皇子中能被萧景琰如此对待的也就只有享誉天下的祁王殿下了。 萧景琰返京前,他奉旨到外地办事,前两日才回京。

萧景禹在仆从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站在离萧景琰的不远处,仔细打量他,眼神又是心疼又是欣慰。 他比萧景琰虚长将近十岁,萧景琰小时候不受梁帝重视,其母妃位份又较低,常常有年长的皇子欺负他,这时候往往是祁王护着他。可以说,长兄如父,对待萧景琰,他几乎是把他当做儿子来养的。他虽长年在京,与在北境的萧景琰分隔两地,却时刻掌握着他在军中的状况, 见证当初的少年如何一步步成长为如今的靖亲王。每次想到他在前线冲锋陷阵,随时有生命危险,几乎想哀求梁帝下旨将其调回来。

见他傻傻地站在梅府的门口,萧景禹想起他小时候被人欺负时一声不吭呆呆的模样,又想到今天部下与他汇报的事情,既内疚又好笑,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轻咳一声,问道,

“怎么站在门口?”

“……景琰惹恼了姑父与姑母……”萧景琰尴尬不已,却一脸严肃地答道。

萧景禹早就在心里笑翻天了,面上仍一本正经地问,

“哦,你是做了什么事?”

“……”这下萧景琰沉默了,难道他能说因为我惦记上了梅家小苏虽然不是我的本意所以人家不想让我接近宝贝儿子算了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萧景禹以拳抵唇,“正好皇兄有事与姑父商量,你与我一同进去吧。”

萧景琰闻言一喜,鹿眼亮晶晶地看着萧景禹,好像在问,真的可以吗。萧景禹被看得心虚,侧过脸,示意随从上去敲门。

不一会,一仆从出来开门,两人一先一后踏进大门。

梅府的仆从将两人领到书房后便退下了,梅石楠正在书房候着。 就在梅石楠打算行礼时,萧景禹一把扶住了他。 梅石楠作罢后,看了萧景琰一眼,便再也不管这位不速之客了。 萧景禹看在心里,不由得头疼起来。罢了,还不是由于自己。

他向梅石楠说明来意后,就提议道, “听闻姑父喜得麟儿,可惜景禹还未见过。景琰,你先去替皇兄看看小表弟,待我跟姑父商量完事情便去找你。”

萧景琰惊讶地看着他,只见萧景禹对他点了点头。

祁王的这个理由来得颇为牵强,而梅石楠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便吩咐仆从带萧景琰去婴儿房。

待萧景琰走后,两人便商量起事来。

突然,萧景禹起身欲行礼,梅石楠迅速拦住他,

“殿下这是做什么?”

“姑父这般对景禹,景禹却让您陷入如此难境,万般皆是景禹的过错,还请姑父不要迁怒景琰这孩子。”

“……我知道不是景琰的错,也不是你的错,你母妃想借由小苏拉拢景琰,好让你能得到景琰的助力,我不是不能理解,只是你母妃也是糊涂,凭借你跟景琰的感情以及他对你的敬慕,他定当会支持你。”

萧景禹不由得苦笑,他何尝不明白,姑父哪里是对景琰的不满,这分明是对母妃的不满。只是身为人子,他又怎能指责母妃呢。

“姑母她?”

“她没有怪你们,你母妃也只是因为慧能大师的卦和担心你才会如此行事。”

萧景禹放下心来,“姑父放心,此事我会处理好。”

梅石楠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次有关萧景琰的风声这么快就平息下去,祁王殿下功不可没,太皇太后能想到的事,不一定别人就想不到。

“那姑父,景琰那?”

“吓唬吓唬他就算了!”

萧景禹摇头无奈一笑,姑父姑母这爱捉弄景琰的个性啊。

注:
①:参考原著梁帝萧选的回忆。

②:参考百科有关揖礼的解释。

PS:

表示作者也很想进入养孩子的主线任务,但不知为何,我就是无法按快进键啊!没关系!下一章就是两人的戏份了!

【靖苏】童养媳 二、太皇太后

按照大梁宫规,亲王享有随时出入宫门的特权。萧景琰极其孝顺其母妃静妃娘娘,从军后,寥寥几次短暂回京,向皇帝禀告完相关事务后,第一件事必定是到芷萝宫请安。他本是郡王,故而除非是在朔望日、节气日、诞日、母诞日、祭日等特殊日子,否则非请旨不得入宫①。当时梁帝念他与静嫔离多聚少,每次都特许他去请安。本来成为亲王后,没有宫规的束缚,萧景琰可以随时入宫探望静妃,但因近来事务繁多,母子俩已许久不曾好好地谈谈话了。好不容易等巡防营的事务消停下来,他马上进宫请安了。

萧景琰抵达芷萝宫时,正逢静妃要起身到长乐宫给太皇太后请安,便一同前往。

在殿外等候通报时,他隐约听到殿内传来阵阵笑声,进去后发现皇后、宸贵妃、越妃、晋阳长公主也在,众人正在逗弄梅家小苏,他不自觉地顿了一下。

给各位长辈依次行礼后,萧景琰就在一旁站着了。就在他面无表情地天马行空时,听到母妃在喊他。

“景琰你这孩子在发什么愣啊。”静妃淡淡地指责,“太奶奶在问你话呢!”

他马上拱手行礼,“孙儿不孝,请太奶奶责罚。”

“来来来,”太皇太后慈祥地看着他,招了招手。

萧景琰顺从地走上前,太皇太后握住了他的手,满脸笑容地问,“景琰娶亲了吗?”

“回太奶奶,还未。”

听到回话,太皇太后轻轻蹙眉,叮嘱道,“那你要抓紧啊!”

这时,一旁的皇后插话道,“太皇太后,最近臣妾与宸贵妃、静妃正在替景琰物色王妃呢!”

“哦?!”老人家颇为惊喜,“哀家的孙媳妇在哪啊?”

“这——”

“您的孙媳妇还没出现呢!”越妃打断了皇后的话。

“哀家的孙媳妇怎么会还没出现呢?!”老人家急了。

宸贵妃隐晦地看了一眼越妃,接话道,“快啦太皇太后!”

事关未来孙媳妇的事,老人家一点也不想被含混过去,“越氏,你说说怎么回事!”

越妃得意地看了皇后和宸贵妃一眼,“前两个月,慧能大师给靖王殿下卜了一卦,说他的有缘人还未出现呢!”

宸贵妃担忧地看了一眼萧景琰和静妃。

“这,这是慧能大师说的呀……”老人家也是信佛之人,对名扬天下的高僧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

“大师还说,靖王殿下要到不惑之年才可娶妻!”

“这可如何是好啊!”

“皇奶奶,”一直没有出言抱着幼子的晋阳长公主叫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再说景琰这孩子又不是娶不到亲,只是他的正妃还未出现而已。”

“对呀太皇太后,慧能大师还说了,这有缘人不久就会出现了!”宸贵妃急忙说道。

“还未出现?不久出现……”老人家嘀咕道,若有所思。

而事件的主角萧景琰和其母妃从头到尾都沉默以待,母子俩对视了一眼后,一致选择低下头降低存在感。

就在萧景琰欲走上前告退时,太皇太后激动地拍了下扶手。

“小苏啊!”

哈?!

萧景琰硬生生地将到嗓子眼的话给憋回去。

“有缘人这不是出现了嘛!”太皇太后兴奋地说。

宸贵妃思索了一会后也是一拍手,“对呀!有缘人还没出现指的是还没出生,可当时还没出生现在就出生了嘛!”

越妃暗暗地翻了个白眼,原本一脸雾水的皇后也恍然大悟,“话说小苏就是在大师卜卦后不久降生的。不过这——”

“晋阳!将小苏许给景琰吧!”太皇太后欣喜地对一脸惊愕的长公主说。

“可是——”萧景琰张口欲言。

“静妃妹妹,这样一来我们就亲上加亲啦!”宸贵妃亲切地挽着静妃的手说。

静妃对其儿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说话。

“这要陛下同意。”她温婉地回答。

萧景琰闭上了嘴,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决定对长辈们的讨论视而不见。

芷萝宫

一回到芷萝宫,静妃让侍女将点心呈上后,下令让所有人退下,紧关房门。

她看着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萧景琰,轻轻地叹了口气。拉起萧景琰的手,走到梨花桌椅上坐下。

“最近都没能好好看看你,看你都瘦了。这是母妃早上做的榛子酥,快吃吃看好不好吃。”

“让母妃担心了。”萧景琰垂眼看着点心,最终拿起一块榛子酥啃了起来。

静妃满眼慈爱地看着他,随手斟了一杯白开水给他。

“慢点吃!等下我拿一盒给你带回去。”

“谢谢母妃。”

接下去是无声的沉默。

“母妃,”萧景琰停下动作,迟疑地开口,“贵妃娘娘为什么要这么做?”

知道他有许多不解的地方,静妃再一次在心中叹了口气。

“你对当今朝局的了解有多少?”

“母妃的意思是?”

“虽然我身处深宫,但隐约听闻,陛下与祁王殿下政见不和。上一次祁王殿下在武英殿上与陛下起了争执,两人吵的很是激烈。”

“儿臣对此倒是一无所知。”萧景琰若有所思。

“你长时间不在京中,”说到此处,静妃险些落泪,没人能够明白她是如何日日夜夜担忧着这唯一的儿子,她有时甚至梦到他从此留在了那成天风沙蔓延的北境。

“母妃,”萧景琰见状,连忙握住静妃的手,张了张口,却是一字也吐不出。

静妃反而笑了,她这儿子天生不善言辞,如今恐怕是在绞尽脑汁想该怎么安慰自己。她抽出一只手拍拍萧景琰的手。

“景琰,那些都是过去了。”

萧景琰微微地点了点头。

“此外,慧能大师的卦我不曾告知于你,今日在殿中的话你不必担忧。”

“战英已经把事情说给我听了,只是不曾想到贵妃娘娘——”

“景琰,”静妃打断他,“陛下如今已不比当年了,而底下皇子皆已成年许久,皇后娘娘膝下的誉王,越妃的献王,近来都受陛下的福泽庇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萧景琰沉默了一会,“儿臣明白。”

“姐姐是极其信佛之人,这卦也是她因为她担心你的婚事而求来的。此次她也只是担心祁王殿下罢了。”

“这些天命之说怎可轻信。”

静妃握着儿子的说,摇摇头不说话。

萧景琰见状,有些气闷,但出于对长辈的尊敬,他也不能再说什么。

“景琰别着急,母妃定为你寻得一个合你心意的王妃。”见状,静妃打趣他。

“母妃?”萧景琰瞪大了鹿眼。

静妃连忙掩袖而笑。

注:①引用自海宴的《琅琊榜》原文第八十三章静嫔。

PS:

太皇太后神助攻也(ฅ>ω<*ฅ)!

因为没有大纲,所以一切都为了养成进行,为了顺利让梅家小苏变成靖王府的,在这里不得不“黑”一下宸妃,不,宸贵妃。因为背景与原著不同,此文祁王殿下还是受天下学子仰慕的贤王,皇位他乃热门人物,但因为儿子这正直的个性,宸贵妃不得不为他打算。当然,这慧能大师的卦并不是她示意的,当然她也没这个能力,她只是顺势而为罢了。

【靖苏】童养媳 一、满月宴

金陵中盛行的八卦之风萧景琰一无所知,只是隐约觉得最近部下看他的眼神有点奇怪,但因刚接手巡防营不久,事务繁多,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猜测底下那些糙汉子们微妙的心理。至于成亲一事,靖王殿下表示,我听母妃的。所以,身处漩涡中心,大梁第一剩男萧景琰依旧每天累成狗。

不久,京城一户人家有婴孩呱呱坠地。

一个月后  梅府

这天,萧景琰忙完军务后,回府后连忙换了套常服,叫上列战英,带了贺礼前往梅府。

一早梅府的仆役便忙上忙下,今日乃梅家小公子的满月宴。梅石楠中年得子,加上这最小的孩子是个太阴,全家人简直把他当成宝来宠。这满月宴规模颇大,梅石楠恨不得昭告全天下梅家得了这么个宝贝太阴。

萧景琰少时在兵法上曾得梅石楠教导,对其颇为尊敬。梅石楠乃是当今圣上的妹妹晋阳长公主的驸马,他少不得要叫其一声姑父。

这梅石楠也是一传奇人物,本是一江湖人,因一次意外投身军营。在大渝进犯大梁时,临危受命,以一帅之力抵挡来犯者,成功击败大渝大军后,以元帅之位迎娶晋阳长公主,却在不久之后请辞,携娇妻远遁江湖。后一手建立了如今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

江左盟管辖的地区江左十三州与京城相距甚远,但因晋阳长公主的身份,梅家一年有一半时间待在京城。这次因长公主怀有身孕,太皇太后担心孙女的身子,梅家在京城已住了将近一年。

萧景琰到场时,宴会已经开始了。

他一进去,看到一群人围着晋阳长公主,梅石楠在一旁虚扶着她,平日里不言苟笑的面容此刻挂着傻兮兮的笑容。看到这,他眉头一挑。

人群中的梅石楠看到他后,俯身在自家夫人耳边轻语,只见长公主微微点头后,梅石楠走向他。

“你小子现在有出息啊!”梅石楠大力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力道极大。

“姑父。” 萧景琰面不改色的接下了,下盘稳如磐石。梅石楠盯着他看了一会,接着露出来个欣慰的笑容。

“战英,将礼物拿给姑父。”萧景琰看了眼身后的列战英,示意道。

“是,殿下。”列战英走到一旁将贺礼交给管家。

“走,”梅石楠一把搂着萧景琰的肩膀,“舅舅带你去看小苏。”

“小苏?”

“哈哈哈,我家小子,梅长苏。”

他点了点头,“怎么不见兄长在此?”

“盟里出了点事,前几天他回去处理了……”

两人边走边了解各自的近况,周围的人纷纷让路。

“姑姑。”

“你来啦景琰!”晋阳长公主微笑地看着他。

萧景琰微微点头,走近一看,才发现长公主怀里抱着一个婴儿。

小小的婴儿五官渐渐长开,刚剃掉胎发,光溜溜的小脑袋像颗白鸡蛋,配上圆圆的正在转动着大眼睛,显得灵气极了,萧景琰绷着的神经倏地就放松下来了。

看到这,看着他长大的长公主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几分,“景琰,来,抱抱你的小表弟。”

萧景琰看着面前的迷之小生物和笑得一脸灿烂的长公主,沉默了。

一旁的梅石楠转过身,宽厚的肩膀可疑地一颤一颤。

“咳咳,”梅石楠一脸严肃地开口,“来,景琰,抱着。”一把将小小的梅长苏塞给他。

萧景琰紧绷着肌肉,一本正经地抱着梅长苏,一动不动。 晋阳长公主和梅石楠看着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身后的列战英也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

靖王殿下的脸绷得更紧了,这下怕是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终是列战英不忍自家殿下被两位长辈这般捉弄,强憋着笑意,开始手把手地教他正确的抱姿。

小小的梅长苏被这么一闹也不哭不闹,只是安静地任由几位大人摆弄。待到萧景琰抱好他,便咧嘴咯咯地笑。 看到他笑得那么开心,萧景琰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他是真怕手中小家伙出啥问题的。这小家伙那么小,软软的简直让人怀疑他有没有骨头。

梅家小苏含着小手指,眨了眨圆圆的眼睛,张开嘴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霎时眼睛染上了一层晶莹的雾气。周围的人看得心都软成一滩春水。

“我的小宝贝困啦!”晋阳长公主伸出手抱过梅家小苏,怜爱地看着怀着小小的团子,心中一片温情。

将手中脆弱的小生物交还其母亲,萧景琰高高悬着的心这才落到了实地。 梅石楠叫来一旁侯着的奶娘,吩咐她抱着小公子下去休息。这满月宴啊,婴孩露一下脸就足矣。

看完今天的小主人公后,客人纷纷入座。不知是谁起的头,只见各种贺词此起彼伏,喜庆不已。

回去的路上,列战英略微感慨了一番。没想到当年严肃的梅宗主喜得幼子后会是这般模样。

萧景琰静静地听着部下的叙说,不置一词。

“战英,你有小孩吗?”

“诶?!”列战英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弄得一头雾水,不过还是老实地答道,“没有。”

“我记得你尚未成亲?”

“是的殿下。”所以殿下您怎么会认为我有小孩了?没有成亲哪来的小孩?!

“我只是瞧你今日抱婴孩的姿势颇为熟练。有些奇怪罢了。”见列战英的表情有些怪异,萧景琰解释了一句。

列战英摸了摸脖子,“殿下有所不知,我兄长早已成亲,如今与嫂嫂育有两子。我这抱的姿势便是从抱侄子中得来的。殿下不曾与孩童相处过吗?”

“嗯。”萧景琰点了点头。 他在皇室中排行较末,年少便投身军旅,多年未返京,不曾与皇族的新生儿接触,算起来竟是从未与孩童接触过。

“殿下日后成亲了就有机会了!额……”列战英顿时卡住了,暗骂自己哪壶不提提哪壶。

萧景琰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话说最近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列战英霎时冷汗直冒。

PS:为什么我写不出传说中的攻受相见的气场T^T果然是年龄差太大了吧啊一定是吧!

小剧场

慧能大师指着睡得流口水的梅家小苏,对靖王说,“殿下,这是您的有缘人。”

靖王:…… 抬起修长的右手,盯着看了许久。